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3rd Apr 2006, 10:50 PM | 療法 | (1980 Reads)


認識黃偉德這個名字經已很久,我這個後學很斗膽的說句,沒有他的推介和帶動,花藥(台灣稱之為的「花精」)的好處絕對不會在這幾年於華文地區被廣泛地宣揚開去。黃先生的書《因為花藥,我學會了愛》於2002年5月推出以後,台灣書商到2003年的暑假才急起直追,開始陸續出版其他關於花藥的中文書藉(如《花Young心情》、《心花開了》,《巴哈花療法》等),而黃先生卻早已香港和台灣培育了不少人材。

我個人並不認識黃先生(說來話長,近日因為尋找自然療法的資料而找到了黃先生新建立的Blog;過了一天後黃先生竟然就在趙來發先生的Blog留言,而又透過這重關係到我的Blog來留言。在此以前,我與黃先生是完全沒有任何對話電郵或留言的,巧合至此,真是有趣),然而透過他的文字,你可以感受到這位醫者與學者的風範。他不會對你說自然療法萬能,傳統療法萬萬不能;他也不會像某些自然療法團體般,不斷強調「我們如何地被受傷害與誤解」。他只是把自己所知道的,所認識的,原原本本,徹徹底底的與你分享,讓人感到非常舒服與自然。說真的,我偷了不少師哩,嘻嘻!

除了Aude Sapere以外,大家也可以到黃先生的主網站博極醫源探訪,增進對自然療法的認識。


[1]

不敢說推動,只是給出版社放了我在司機位上而已,
如今,台灣花精出現,也有其他醫師深研花藥與中醫學的整合而初得成果,心感安慰。
今與黛遇上,或多或少也與花藥有關,大半年來半自閉,少見人,多見牛,梅窩家門前吃草的牛群,近來忽然發覺是貝曲花藥中Water Violet的孤癖病態,故乃服用Water Violet,這幾天竟忽豁然開朗,游蕩網上,尋訪網誌,處處留言,就此結下善緣。
好了,補說句:大家好,請賜教!


[引用] | 作者 arden | 24th Apr 2006 12:53 PM | [舉報垃圾留言]

[2] Re:
arden : 不敢說推動,只是給出版社放了我在司機位上而已, 如今,台灣花精出現,也有其他醫師深研花藥與中醫學的整合而初得成果,心感安慰。 今與黛遇上,或多或少也與花藥有關,大半年來半自閉,少見人,多見牛,梅窩家門前吃草的牛群,近來忽然發覺是貝曲花藥中Water Violet的孤癖病態,故乃服用Water Violet,這幾天竟忽豁然開朗,游蕩網上,尋訪網誌,處處留言,就此結下善緣。 好了,補說句:大家好,請賜教!
嗯,台灣花精我也有看過一些資料,好像是頗難打入他們的圈子呢。 你是Water Violet,我是Mimulus很久了,只是表面耍強吧,噢emoticon


[引用] | 作者 | 24th Apr 2006 6:25 PM | [舉報垃圾留言]

[3]

聽說台灣花精發展得不錯,但要上課,單看陳老師的書頗難懂掌握。

Mimulus,是很勇氣的花,但她們生長在湍急河流旁邊,讓其種籽隨水飄流,Julian Bernard 打譬喻說,有若父母把子女掉到水裡,隨蒼天主宰,是對大自然終極的信心、勇氣。


[引用] | 作者 Arden | 25th Apr 2006 11:40 AM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Arden :
聽說台灣花精發展得不錯,但要上課,單看陳老師的書頗難懂掌握。
Mimulus,是很勇氣的花,但她們生長在湍急河流旁邊,讓其種籽隨水飄流,Julian Bernard 打譬喻說,有若父母把子女掉到水裡,隨蒼天主宰,是對大自然終極的信心、勇氣。

是嗎?我不覺得我有太多勇氣,只是蠻力吧!


[引用] | 作者 | 25th Apr 2006 10:07 PM | [舉報垃圾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