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6th Nov 2005, 11:42 PM | 經歷 | (939 Reads)

所謂的辦公室,是由木板間隔出來的。在香港這個吋金尺土,講求效率的地方,難道會用水泥磚塊建構起房間嗎?如果是自住物業,還有可能。

可惜這是租來的地方。

我實在沒有辦法忍受那些低沉的敲打聲在鄰房傳出,放下被我搶白得無言的A,我走到廳中。此時高人太太的女兒可能看到我的面色突變,只好不斷地對那些來訪者強調師傅是如何的靈驗,又怎樣令人的身體好轉過來。

好歹我也算是個場地支援者,不便即時發作,唯有坐在一旁,等待C出來。雖然我強裝冷靜,可是我的內心經已六神無主。衝入去嗎?不知道「師傅」會對C做些甚麼;不理他死活嗎?又怕那些怕打聲會傷害他的身體。

C終於打開房間露面,不過他不是走出來,而是叫我進去。如果你是我,你覺得自己有選擇嗎?

進房間後,我發現內裡煙霧瀰漫。平時擺放觀音菩薩的位置這時多了一個香爐(C的辦公室內有觀音、阿彌陀佛、金剛經屏風,平時也有點香的習慣,但多數使用薰香),插著香枝。C叫我跪下給菩薩上香,還說這就是師傅了。高人太太就在旁邊,眼睛現出詭異的狀態,並說現在夜深,她很累,不能掙很久,叫我盡快上香。

那時的我,內心交戰到極點,原因是我從來未看過這種場面,某程度上經已嚇呆了。雖然我的直覺告訴我是有問題的,可是基於對C的相信(如果連交往時也不相信對方的話,真的很有問題?當時我確實是這樣想的。不過我發現我錯了),我拜了下去。

那時我還未接觸真正的佛教,對這種事情很有點抗拒,而且平時看到這座菩薩像我也鮮少行這樣大的禮,為甚要這樣做?我差不多每星期都會見到她,我並不覺得自己今天有需要特地去行這個禮。所以在跪下拜拜以後,我抬起頭望著神像,想看看「師傅」是何模樣。

我發現神像的臉,與平日看到的有著很大分別。原本祥和的面容,變成不可分辨的冷漠。這時高人太太按著我的膊頭,指著我的頭頂說有這兒有問題,然後說師傅會幫我治療。之後她按壓,拍打我,再說我的頭有病,要師傅醫治多幾次才會轉好。

天啊!我的頭當然有病。因為小時候家中有五個小孩,二姊因為成績不好要讀下午班。早上要看顧著我又要煮飯給自己吃還要煮給弟妹吃又要做功課的結果,就是把我放在棉被內,然後再在地上鋪好厚棉被,再把我放在沙發上,自己一邊煮菜,一面看著我(那時家中的設計就是如果把我放在房間內,她就看不到我了。假如給被子掩蓋了口鼻,我可能會死掉吧)。我是小小嬰兒的時候還不會轉身,也沒有甚麼大問題;到我長大了些一邊哭一面掙腳,跌在厚被子中也不會摔倒啊!(我老姊真是恨心咩!她說好幾次我跌到地上的棉被中,只要她看到我的面沒有朝下,沒有窒息的危險,就任由我在棉被上一直哭,一直掙啊掙啊,直到她吃完飯為止)後遺症是我的頭骨跌得有點變型,面部是梯型的底部而腦後勺就如梯型般起角。這個故事還是從我看到媽媽為小姨甥按摩頭部以防睡的枕頭太平板,頭部會變型的時候,才從他們的口中套出。沒有頭痛算是萬幸了,可是怪異的頭型一直在青春期困擾著我。就算不是這個問題,我得到媽媽的白髮遺傳,很小的時候經已開始有白頭髮,我想看到我的人,也可以用這種明顯的特徵來做藉口說我有病吧!

我想我的表情告訴「師傅」我不相信她的鬼話,所以高人太太不像對待C般用很長的時間對付我,就放我走了。我一肚子的不明白,卻也不想在變得越來越奇怪,越來越煙霧重重的地方久留,所以我也即時回家了。

當我詢問懂六壬的朋友這是甚麼的一回事以後,我向C發難,問他為甚麼要招惹這種人回來。他說,他也不知道會是這樣,高人太太只要他拜拜,他平時也會做的啊。而且以他這種專業,碰到不同的「高人」是很自然的事,他覺得就算是錯了,他也要繼續去面對和認識不同的人啊!想不到在我發怒後的心軟時刻,就發生了「上身事件」,我實在不能不算在這帳上。

至於那觀音像,我問過另一位值得信賴的高人,他看過了實物以後,說內裡經已被一些不知道是甚麼的混合佔據著(我看他的神色,不是不知道,只是不便插手吧)。我問如果把那些東西清走,再叫觀音娘娘上坐,可以嗎?(要記著,那時我真的甚麼也不懂)他說可以這樣做,但是如東再一次出事的話,所牽連的問題會很巨大。這點我反而可以理解,如果高人太太當時把觀音像的神祗驅趕出去以給她的「師傅」使用,而我們把這些東西導走,再求觀音娘娘進駐。就算祂肯勉為其難再入坐,也難保有人會再做一些「危險動作」啊!由於觀音像不是我的,我也不便說些甚麼了。不過我知道高人曾與C談及這事情,只是宗教這回事,他選擇不去處理,基於專重我也不便再說些甚麼。

近日再與另一高人談及此往事(她是我最專重的人,連我這樣「硬淨」,她也可以令我熨熨貼貼),她說:你又怎知最初C聲稱觀音像經已開光的「開光」,開的是甚麼。可能原本只是一個善良的鬼,再加多一個兇惡的鬼吧。真正的觀音,可能從未「著床」過(這就是男高人說,內裡有「混合的東西」的原因嗎?)。

無論如何,我慶幸所有的問題,現在經已過去,我亦再不需要無何避免地,看到這尊觀音像了。


[1]

黛,真係個意志力好強既人,有d人見到咁樣場面,一定會對方講乜都信乜既。 `;)

講起後尾枕舊骨,我屋企人話我由自己識轉身開始,訓覺成日都愈訓愈落,起身就已經唔係枕住個枕頭,所以訓到後尾枕好平(即情係直既)。
有段時間我都好介意既。


[引用] | 作者 shizugi | 7th Nov 2005 2:58 AM | [舉報垃圾留言]

[2] To Shizugi

其實我唔算意志強啦,只係我o既頭部特徵太明顯,所以我先至唔信佢o的鬼話。

話哂都係女仔,我真係介意我頭型奇怪傢。 `:P


[引用] | 作者 | 7th Nov 2005 10:23 AM | [舉報垃圾留言]

[3] 勁...

睇到毛管楝 ... ~.~


[引用] | 作者 | 24th Apr 2006 6:07 PM | [舉報垃圾留言]

[4] Re: 勁...
: 睇到毛管楝 ... ~.~
我係當事人,仲楝emoticonemoticon


[引用] | 作者 | 24th Apr 2006 6:18 PM | [舉報垃圾留言]